区块链经济学:制度加密经济学入门指南

Last updated 5 months ago

原文:The Blockchain Economy: A beginner’s guide to institutional cryptoeconomics

译文:区块链经济学:制度加密经济学入门指南

虽然已经有了译文,不过还是想自己再学习一下。

以下内容是在译文的基础上,加上些许自己的理解整理而来,所以严格来说,算不上是翻译,而是一个笔记。

<<天道>>里面说,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次,技术,制度和文化,区块链属于制度层面。

区块链是一个数字化,去中心化的分布式 账本(ledger)。但是这句话反过来说,是不正确的。也就是说,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但不是每个分布式账本都是区块链。比如,在很多人眼里,私有链,联盟链,或者说许可链,都只是分布式账本,而不是区块链。区块链的核心是共识,是人人可参与。

说到区块链的重要性,很多人会从比特币,从货币历史谈起。但是,货币仅仅是区块链第一个成功的应用而已,并且不太可能是它最重要的一个案例。

把账本描述为一个革命性的技术似乎看起来很奇怪,毕竟现在看来,账本就是一行一行枯燥的记录而已,买入卖出,借入借出,谁有多少钱,谁欠谁多少钱,诸如此类。但是账本非常重要,正是由于账本的不可或缺,区块链才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账本溯源

账本无处不在。账本所做的不仅仅是记录账户之间的交易。简单来看,一个账本就是由一些规则所塑造的数据而已。但是,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想就 事实(fact) 达成 共识(consensus),就会用到账本。现代经济的基石就是由账本所记录的事实。

账本确认了所有权(ownership)。财产契据登记好比一张地图,它显示出谁拥有什么,以及他们的土地是否受到过警告或者破坏。Hernando de Soto 就曾经证明过,当自己的财产没有在账本中得到确认时,那些穷人是何等的痛苦。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账本,就像是一个由所有权、雇佣和生产关系构成的网络,并且这些关系都有着同一个目的。社团也是一个账本,决定了谁可以受益,谁不能受益。

账本确认了身份(identity)。商家只有在政府的账本上登记身份后,才能在纳税法前提下,最终他们的存在性和状态。出生证明、死亡证明和结婚证明,都是用来记录个体(individual)存在的关键时刻,而当个体与世界交互的时候,这些信息就可以用来确认个体身份。

账本确认了状态(status)。公民身份是一个账本,记录着作为国家公民,哪些人应当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选民名册(electroral roll)是一个账本,记录在册的选民才进行投票(澳大利亚是普遍选举制)。雇佣是一个账本,让雇员可以按照合约索偿()来获取工作报酬。

账本确认权威(authority)。账本可以证明谁能够合法地在国会中占据席位,谁能接入相关的银行账户,谁能与儿童一起工作,以及谁能进入禁地。

本质上,账本将经济和社会关系进行了映射(map)。

人们对事实及其变化达成一致(即对账本内容达成共识,以及对账本的精确性充分信任),是市场资本主义的根基之一。

所有权,占有权和账本

在这里对所有权(ownership)和占有权(possession)的概念做一个区分。这一点很重要,却也很容易被忽视。

以护照为例。每个国家都主张其出入境管治的权利,每个国家都维护着一个账本,其中记录着哪些公民可以旅行。护照是一种实物,也可以称其为一种令牌(token),用以查阅这个账本。

在数字时代之前,占有权指的是对那种权利的所有权。澳大利亚的护照账本,由各州政府持有的索引卡组成。当旅行人员向边境的工作人员出示护照时,工作人员就可以做出如下推测:这个旅行者被记录在一个远程账本上,并被获准旅行。当然,这种激进的边境管制,很容易遭受诈骗风险。

一张收藏在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的比利时护照,A435 1944 / 4 / 2579

占有权隐含(imply)了所有权,但是所有权不等于占有权。如今,现代护照可以让当局直接确认所有权。基于其数字特征,航空公司和移民局可以通过访问国家护照数据中心,以此决定是否让这位旅客自由通行。

在区分所有权和占有权的案例中,护照是一种相对直接的例子。然而,比特币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货币也是一种账本(money is a ledger, too)

银行票据凭证的占有权表明了所有权。在十九世纪,银行票据的持有者,即“持票人”,有权动用这些票据在发行银行对应的价值。这些银行票据作为发行银行的直接负债,并记录在银行的账本上。占有权表明所有权的制度表明:银行票据易受偷窃和伪造的影响。

在我们这个法币流通的时代,一张五美元的纸币(banknote)是无法退还给银行以换取黄金的。但其中的关系依旧存在 —— 纸币的价值取决于社会共识,这种共识有关于货币及其发行政府的稳定性。但不幸的是,正如津巴布韦、南斯拉夫和德国魏玛共和国意识到的那样,纸币并不是财富。一张钞票是对(人工合成的)记录在账本里的某种关系的调用(call),但如果那种关系瓦解了,那么钞票的价值也会随之消失。

账本的演变

虽然账本非常重要,但直到现在,账本技术几乎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

账本出现在文字交流(written communication)的初期。在古代近东地区,账本和书写同时发展起来以记录生产,交易和债务。通过在泥板上刻下楔形文字,来详细记录口粮、税收、工人等详细信息,然后将其烧制保存。首个国际“社区”是以结构化的网络联盟形式组建的,其运作方式和分布式账本(distributed ledger)非常相像

一张由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巴比伦尼亚楔形文字账本残片,58278-

账本的第一次重大变化出现在十四世纪,当时的人们发明了复式记账法(double entry bookkeeping)。通过同时记录借贷数据,复式记账法需要在多个(分布式)账本里保存数据,同时考虑各账本之间的一致性(reconciliation)。

到了十九世纪,随着大型公司和政府机构的兴起,账本技术有了新的发展。虽然这些中心化账本(centralized ledger)使得组织的规模和范围都急剧增加,但是却完全基于对中心化机构的信任(trust)

到了二十世纪晚期,模拟化账本开始向数字化账本(digital ledger)转变。例如,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澳大利亚的护照账本就进行了数字化和中心化处理。数据库可以实现更加复杂的分配、计算、分析和跟踪。一个数据库是可计算且可搜索的。

但是,数据库依然是基于信任的。数字化账本的可靠性,依赖于维护其账本的组织及其雇佣的员工。区块链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账本,它无需依赖一个可信任的中心机构来维护和验证账本。

区块链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

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逐步演变为用来服务这些账本。

2009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Oliver Williamson 提出:人们在市场、公司或者政府之间的生产和交换行为,取决于这些机构间的相对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Williamson 交易成本的方式,指出了“什么(what)机构管理账本?”及“为什么(why)”的关键所在。

政府维护着权利(authority)、特权(privilege)、责任(responsibility)和准入(access)的账本。政府是可信赖的实体,他们保管着存有公民身份及其旅行权、纳税义务、社会保障权和财产所有权的数据库。当需要强制执行账本的时候,我们就会需要政府的帮助。

公司也同样需要维护账本。公司的专有账本涵盖了员工的职务和义务、所有权分配、人力及实物调度、供应商和客户以及知识产权和公司特权的管理。公司也经常被描述为是“一系列合约的联结(nexus of contracts)”。企业的价值,正是来自于这组联结的方式及结构。因此,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合约和资本账本(a ledger of contracts and capital)。

公司和政府能够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其工作效率及可信度。跨国公司及其公司网络,需要对其全球范围内的交易进行核对,而区块链能够以近乎即时(near-instantaneously)地完成以上工作。政府可以利用区块链不可更改性(immutability),保证财产契据和身份记录是精确且未经篡改过的。区块链应用上设计良好的准入规则(well-designed permissioning rule),可以让公民和消费者更好地掌控他们自己的数据。

但是区块链同时也是反企业,反政府的。区块链是一项制度级的技术,它是一种维护账本的新方式,即协作性经济活动,这种方式与企业和政府完全不同。

新资本主义经济制度

区块链可以为企业所用,但是,区块链也可以将其取而代之。现在,一个合约和资本账本能够以去中心化和分布式的方式存在,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无需政府支持,就可以维护和执行记载着身份、许可、特权以及授权的账本。

制度加密经济学

制度加密经济学(institutional cryptoeconomics)的研究对象是:密码学安全且无需信任的账本所带来的制度后果。

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将稀有资源的生产和分配,以及支撑生产和分配的要素作为研究对象。

制度经济学是把将经济理解为一些规则(rule)。规则(如法律、语言、产权、规定、社会准则和意识形态)使得分散的和投机的人们之间的活动得以相互协作。规则可以促进交换——不仅是经济交换,同时还有社会和政治交换。

所谓加密经济学,正是聚焦在支撑区块链及其衍生应用上的经济学原理和理论。它着眼于区块链机制设计中主要使用到的博弈论和激励设计。

相反地,制度加密经济学着眼于区块链和加密经济学中的制度经济学。与制度经济学一样,经济是一个协调交换的系统。但制度经济学并非着眼于规则,而是聚焦在账本上:由规则构成的数据(data structured by rules)。

制度加密经济学对如下内容感兴趣:

  • 账本的治理规则;

  • 服务于这些账本的社会、政治和经济机构的发展;

  • 以及区块链的发明是如何在全社会范围内改变账本模式的。

经济学在区块链中的重要地位

制度加密经济学给了我们一种工具,用来理解区块链革命正在发生什么,以及我们无法预测的事情。

区块链是一项实验性的技术。它到底该用在哪里?这是大多数企业家的疑问。有些账本会被转移到区块上,而有些企业家虽然试图将账本也转移到区块链上,但是最后肯定会失败。区块链不是万能的。我们至今还未看到区块链杀手级的应用。我们现在无法预测账本、密码学、点对点网络的组合,在未来究竟会带来什么。

这一过程将极具破坏性。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将长期面临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来自于其背后的事实论据将有可能被调整、废除和重组。

区块链的最佳使用方式还有待“发现”。之后,必然会将其引入现实世界的政治和经济系统里,而这些系统里已经拥有一批为账本服务的资深且成熟的机构,因此,其代价必然存在。

账本的使用极其普遍,一些治理社会的基本原则唾手可得。因此,区块链的应用可谓是包罗万象的。

制度的创造性破坏

我们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革命。

人们很容易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发明与互联网相提并论。区块链是互联网 2.0,亦或是互联网 4.0。互联网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它颠覆了我们的交互和商业模式。但任何这些比较都低估了区块链的价值。互联网可以让我们更加流畅、快速、有效地交流和交换。

然而,区块链让我们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交换。对区块链技术的一个更好的比喻是机械时间的发明。

在机械时间出现以前,人类活动受制于大自然的临时调控:公鸡黎明报晓,夜晚逐渐黑暗。正如经济史学家 Douglas W. Allen 提出的,问题在于可变因素:“测量时间的变量太过繁多……以至于无法在许多日常活动中找到借鉴意义。”

十二世纪的 Jayrun 水钟

“在任何地方都能感受到因减少度量时间的可变因素所带来的影响”,Allen如此写道。机械时间开启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且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经济组织的全新分类。机械时间使贸易和交换得以同步,超越了地域的限制。它让生产和运输可以相互协调,让一天的安排得以实现,让劳动按照工时得到相应的报酬(让劳动者知道他们是否得到了合理的报酬)。雇主和雇员都能根据一种标准化的,独立的工具来验证契约被履行了。

完全和非完全智能合约

Oliver Williamson 和 Ronald Coase(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将合约视为经济和商业组织的核心。合约也是制度加密经济学的核心,这正是区块链最具革命性的地方。

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可以自动、匿名和安全地执行合同(contractual agreement)。智能合约可以取代当下一系列用以维护、实施和确认合同被执行的工作 -- 会计师、审计师、律师,以及法律系统的大部分工作。

但是,受到算法内容的限制,智能合约也有其局限性。经济学家聚焦在完备和不完备合约(complete and incomplete contract)的区别上。

完全合约明确了在任意意外事件下执行的条款。而不完全合同则允许在发生意外情况下,合同条款可以重新商榷。不完全合同对以下问题做了解释:为什么公司会进行交换?为什么市场上会出现交换?同时,它也为一系列关于公司的垂直整合和规模的问题提供了进一步指引。

完全合约是无法被执行的,而不完全合约比较昂贵。但通过智能合约,区块链可以降低与许多不完全合约相关的信息及交易成本,并且以此扩大可进行的经济活动的规模和范围。如此,市场得以在以前只有大公司才可以经营的地方运营,同时,商业和市场也得以在以前只有政府可以经营的地方运营。

具体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实现上述情况,是企业家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当下,预言机将区块链算法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让信任主体能够将信息转化为可以让智能合约处理的数据。

我们认为,区块链革命的真实收益应当来自于开发更加完善和更加强大的预言机——将不完全合约转化为可以在区块链上用算法编译及执行的充分完全的合约。

商业法庭的发展让中世纪的商业革命得以实现。可信任的高效预言机让贸易商可以私下执行协议。但对区块链而言,这场革命似乎还未到来。

政府将走向何方?

从税收,监管到服务交付,区块链经济给政务流程带来了全方位的压力。我们当下的研究项目就是对这一系列的变化进行调查。可以思考一下,例如,如何监管银行?

我们采用审慎监管(prudential control)制度来确保金融机构和公众互动是安全和稳固的。然而,我们常见的情况却是,这些监管(例如流动性和资本金要求)未能让储户和股东们观察到银行的账本。储户和股东们也无法惩罚公司和其管理层。

当储户们发现(或者只是单纯的想象)他们储蓄的银行可能无法兑现他们的存款,人们将争先恐后地取钱。

电影《欢乐满人间》中的银行挤兑的场景(1964年)

区块链可能的一种应用是,让储户和股东们持续监控银行的储备金和贷款,从而充分消除他们和银行管理层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在这个世界上,市场自律是有可能实现的。因为相信区块链的不可更改性(immutability),所以人们确信不会出现意外,造成银行疯狂挤兑的情况。而监管机构的角色将受到限制,他们仅需保证区块链被正确及安全地构建。

一个更为深远的应用将会是加密银行(cryptobank) -- 个自治的区块链应用,可实现短借长贷,从而直接将借款人和贷款人进行匹配。一个由智能合约实现的加密银行,除了拥有和其他银行同等的透明性特征,还有一些完全无需监管介入的特性。例如,加密银行拥有自行清偿的能力。当加密银行在破产时,触发相关交易,将其资产将自动支付给股东和储户们。

在这样的世界里,政府应当承担何种监管角色尚不清晰。

Tyler Cowen 和 Alex Tabarrok 提出:大多数政府监管,都是用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然而,在一个信息无处不在的世界里,这个问题已不复存在。区块链应用显著增加了信息流动,使其变得更为透明、永久和易获取。

“监管技术(regtech)”方面,区块链也有用武之地 -- 将技术应用于审计、合规和市场监管等传统的监管职能。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会出现一些新的经济学问题,它将要求我们制定出新的消费者保护和市场管理措施。

无论如何,针对类似银行这种基础经济形式的重建和重构,将不仅对如何实施监管,而且还将对监管应该做什么带来压力。

大企业将去向何方?

对于大企业,影响可能会非常深远。企业的经营规模,从通常是由覆盖其业务层次的成本驱动,转而由大规模金融投资下的不完全合约和技术必要性所驱动。这个商业模式意味着,股东资本主义是商业组织的主要形态。如果能够在区块链上开发更多的完全合约,则意味着企业家和创新者们能够同时维持他们的所有权、人力资源控制权和利润。虽然随着时间的变化,商业成功和金融资本之间的联系已经被不断削弱,但是现在,这种关系可能不仅仅是被削弱,而是破裂。人力资本主义(human captialism)的时代正是黎明之时

企业家将会开发一个有价值的应用,并将其发布到在“野外(wild)”的,任何一个能够利用或者需要它的人都能够获得。而企业家只需观察他们钱包里累计的微支付即可。一个设计师可以将他的作品发布到“野外”,然后,终端消费者可以下载这个设计到 3D 打印机,从而马上获得相关产品。这种商业模式能使得澳大利亚拥有比目前更多的(本土化的)制造业。

这种让消费者直接与制造商或者设计师沟通的能力,将会限制中间人在经济中的作用。虽然物流公司仍会继续发展,但是,无人驾驶运输的出现也将颠覆此行业。

这里需要记住的是,任何商业模式的颠覆都会破坏公司的税基。或许政府将很难对商业活动收税,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销售(消费)税和人头税将面临巨大压力。

结论

区块链及其相关的技术变革,将会大范围瓦解当代经济状况。工业革命引领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商业模型可以通过等级和金融资本进行预测。而区块链革命,将会见证一个由人力资本主义和高度自治为主导的新经济模型。

这一切最终将如何呈现,目前尚不清晰,不过企业家和创新者将会一如既往地通过不断试错去解决这些不确定性。毋庸置疑的是,在我们确切知道这种颠覆将如何呈现之前,将会创造和毁灭大量的财富。

而我们的贡献在于,当这场颠覆出现时,提供一个模型,让人们清晰地认识到这场颠覆的含义。